股票/基金   微博   新闻   个人门户  search2

2015/12/24 第 048 期
王小鲁货币政策须回归中性

本期嘉宾048期2015年12月24日

王小鲁

王小鲁

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,曾两次获孙冶方经济科学论文奖,研究领域包括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与发展、收入分配、市场化改革等。

庞凌子

主持人

庞凌子:和讯网特稿部记者,《和讯鸡毛信》品牌栏目负责人,曾参与制作2016年和讯白皮书。

国有资本补充社;虺山党杀就黄瓶

在产业领域由市场来决定资源配置,政府支出多用于改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,特别要解决2亿多新城镇居民的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的问题,这方面的支出可以促进消费回升。其次,要减轻企业税费负担,尤其是过高的社保缴费负担,加大国有资本补充社;鸬牧Χ,使企业有能力进行市场经营活动。

公平竞争是供给侧改革前提

供给问题主要源于市场竞争不充分,政府人为的给部分行业或企业提供优惠,造成资源配置效率下降。因此,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是供给侧改革的关键。

货币过度宽松暗藏金融风险 政策须回归中性

中国目前M2增长率超过13%,高出名义GDP7个百分点,货币供应实际上已过度宽松。长期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经济,必然造成结构失衡,如果这种情况不改变,将带来巨大金融风险,不但经济增长得不到保障,反而会造成断崖式下滑,因此货币政策应尽快回归中性。

Q

和讯网

王老师您好,近年来中国经济下滑非常明显,今年三季度GDP增速也首次破7,有人预计明年可能全年GDP增速会降到6.5%或者更低,您认为增速下滑主要原因是什么?

A

王小鲁

现在经济增长率下滑,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结构问题,是结构失衡,就是我们过去一些年中间储蓄大幅度增长,投资大幅度增长,但是消费需求相对增长缓慢,因此消费率越来越低,储备率和投资率越来越高。这就带来了一个结果,产业的生产能力扩张了,但是市场没有相应扩张,因此就造成产能过剩,很多东西卖不出去。在这种情况下,当然经济增长就不可能有强劲的动力,必然面临增长疲软。所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,在我看来,关键在于调整结构,光靠传统的刺激政策来保增长,恐怕是保不了增长的,而且可能会带来更严重的结构问题。

Q

和讯网

具体来说结构应该如何去调整?

A

王小鲁

调整结构,我想首先要看到一个现象,就是过去十几年中间,我们的消费占GDP的比例下降了十几个百分点,储蓄率和投资率上升了十几个百分点,现在我们的储蓄和投资几乎占了GDP的一半,这么高的储蓄和投资,不光世界上其他国家没有,我们国家历史上也没有过,我们80年代、90年代也不是这样的,现在的储蓄率和投资率确实太高了,在这种情况下,必然有大量的产业存在产能过剩,不能有效地开工,东西卖不出去,所以这种情况,我认为要调整结构,消费和储蓄,消费和投资,这对矛盾解决是关键问题。

怎么样来调整消费率和投资率、储蓄率呢?我认为首先政府要做的是改善政府的支出结构,政府首先要在公共服务、社会保障等等这些方面担负更多的职责,同时减少不必要的政府投资,不采取刺激性的货币政策,因为刺激性的货币政策,实际上按照凯恩斯主义的理论它也仅仅是短期政策,长期持续地采取刺激性的政策,必然带来相反的结果,必然造成结构上的失衡,所以货币政策应该回归中性,我们现在的M2增长率13%多,比名义GDP增长率高了7个百分点,实际上货币供应现在就已经是过度宽松了,所以我认为这方面的问题需要尽快调整。

另一方面,减轻企业的税费负担,可能是一个重要的方面,特别是企业现在社保缴费的负担很重,这么高的社保缴费,对很多企业来讲是很难承受的,怎么样改善企业的经营状况,我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入手点,可以通过政府的主动调整,来减轻企业的社保缴费负担,比如说现在提出来用国有资本来补充社;鸬牟蛔,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,但是在补充的同时,还要减轻企业的社保缴费负担,让企业能够有能力来进行从事市场上的经营活动,减轻企业的过于沉重的负担,我想这方面的调整和改革恐怕也是很重要的。

Q

和讯网

现在2015年马上要结束了,回顾这一年,我们经济下滑非常明显,我们经历了资本市场的大动荡,政府也出台了很多政策措施,来应对这些问题,比如说央行大放水,财政政策也是非;,包括一些国企改革的推进,您如何评价今年这些政策呢?您刚才说货币政策可能不能那么宽松,您觉得央行大放水是不是有一些问题呢?

A

王小鲁

如果按照传统的货币经济学理论讲,货币供应量的增长不应该快于经济增长,我们国家有一些特殊的情况,我们处在一个经济转型的时期,也处在一个资源配置,过去在很长时期内,资源配置由政府配置向市场配置资源转换的过程,它相应地会产生额外的货币需求,比如说土地市场形成,资本市场的形成,它都会对流动性会有额外的需求,比如说在某种程度上,货币供应的增长高于经济增长,这是在我们当前的条件下是成立的。但是不能过高,我们过去有一个经验判断说如果经济增长是10%的话,货币供应12%、13%应该是正常的,高两三个百分点是正常的。现在是什么情况?现在都用名义增长来计算的话,M2的增长超过13%,但是名义的GDP增长率只有百份之六点几,两者差了七个百分点,在这种情况下,实际上已经是货币供应过度宽松了,我认为这个政策是需要调整的。如果现在经济增长是10%,你保持13%的货币供应增长恐怕还有道理,在6%的条件下,继续不断地保持13%以上的货币供应增长,那必然造成巨大的金融风险,下一轮如果这种情况不改变的话,那么未来我想恐怕会带来重大的金融风险。不但经济增长得不到保障,反而可能会造成重大的,断崖式的经济增长的断裂,这些情况,我认为是有可能发生的。但是前提是要恢复中性的货币政策,我认为这个是非常重要的,我们的杠杆率一直在快速上升,现在需要转变这种情况,要降低杠杆率,而不是继续提高杠杆率。

Q

和讯网

明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,意义重大,您认为明年国内经济走势会怎么样,是继续下行探底还是企稳回升?最大风险在哪里?

A

王小鲁

由于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,经济增长方面面临增长率下行的问题,是过去长期积累下来的结构性冲突造成的,你不能期望这个问题在短期内迅速解决,明年经济增长继续下行,在我看来是必然的,还会继续下行,未来两三年,恐怕日子可能还是比较难过,这种情况,我认为是必然要发生的,也不可能人为地用刺激政策来改变,所以关键是要有一个更合理的心态对待这样的经济形势,怎么样做?我认为要把稳增长放后,要把调结构和促改革放在前面,只有推动了体制改革,解决了结构性的问题,才能够保持未来的经济增长。

王小鲁

政府投资过热致结构失衡

市场没有相应扩张,因此造成很多东西卖不出去。[详细]

王小鲁

公平竞争是供给侧改革前提

要实现公平竞争,企业在同一起跑线上公平竞争。[详细]

王小鲁

过度宽松暗藏金融风险

保持13%以上的货币增长,必然造成巨大金融风险。[详细]

出品人:和讯特稿部

信息提供热线:010-85650830

广告合作:点击进入

给我们提意见

欢迎关注中国经济学人!

关注中国经济学人

经济,经济学人,对话,茅于轼,中国,中国经济学人
CopyRight @ 和讯网 和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
云南快三计划下去开始 岳池县| 阳江市| 临海市| 双城市| 稷山县| 中卫市| 乳山市| 安国市| 松滋市| 汽车| 巴彦县| 宁阳县| 岐山县| 林口县| 万载县| 桐梓县| 开远市| 保定市| 虹口区| 玉环县| 万全县| 共和县| 泾川县| 射洪县| 阳高县| 孝昌县| 时尚| 姜堰市| 定襄县| 桐柏县| 彩票| 葫芦岛市| 台北市| 仙居县| 华安县| 宜都市| 资兴市| 武夷山市| 安远县| 梨树县| 高雄市|